当前位置 : 首页 > 微文 > 体育

姚明成为中国版大卫·斯特恩?中国篮球产业自我救赎

发布于:2017-01-12 12:19:58

第630期


作者 / 连震&马东

编辑 / 罗布泊


中国那么大,肯定能选出这样的人。

本文共计3700字,读完预计需要7分钟



面对领导的推举和社会各界以及广大球迷的殷切期盼,一向谨言慎行的姚明依旧如往常一样冷静。姚明的这种冷静来源于他对中国篮球的熟稔和对问题的敏锐洞察。


其实对于热爱中国篮球的人们来说,篮协主席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期待新篮协主席能够扫去多年积压在中国篮球运动和篮球产业身上的各种障碍,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做法来健康发展中国篮球产业。


过去,人们只是简单地把中国篮球以及CBA联赛看成是一项体育运动、体育比赛,而没有用经济的眼光去发现,中国篮球运动早已经跳出了一项单纯体育运动的窠臼,形成了以篮球为基点的一条完整的篮球产业链。


中国男篮黄金一代球员(王治郅、姚明、易建联)


全球化思维拯救中国篮球产业


自从以姚明为代表的黄金一代球员退役后,中国男篮江河日下,昔日称霸亚洲的王者雄风不再,姚明、易建联之后也没有出现能扛起中国男篮大旗的领袖球员,而作为国家队球员摇篮的CBA联赛也因为种种沉疴已久的原因,难以承担起输送优秀人才的重任。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CBA成立23年以来,更多地被看作是一个单纯的体育比赛联盟,而其中所蕴含的巨大经济价值和商业潜能并没有被全部发掘出来。 


这里面既有制度上的问题,但更多的原因在于管理者的思想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不具有当下全球化的经济思维和商业思维。


思维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就会导致行动上永远滞后。带来的问题就是竞技水准落后,篮球产业的经济价值和商业价值得不到有效释放,个人乃至群体也得不到利益,围绕该产业的所有生产元素的内在价值处于被压抑状态。


最后的结果就是难以吸引高水平运动员加入,影响力会逐渐下降甚至无人问津,媒体不会理睬,资本更不会搭理。要知道,所有的高水平运动项目背后都必须有雄厚的资本支持,才能得以维系。


实际上这不是CBA独有的问题,中国很多联赛都面临同样问题。因此,中国竞赛表演业在中国体育产业中处于弱势地位也就不难理解了。



根据《2015年国家体育产业规模及增加值数据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中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国家体育产业总产出(总规模)为1.7万亿元,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产业总产出为149.5亿元,增加值为52.6亿元。


虽然自46号文件出台后,体育产业增长势头非常强劲,但也应当看到,竞赛表演业在体育产业总产出中的占比非常低,仅为0.9%,甚至不如美国四大联赛中收入最低的NHL(National Hockey League,国家冰球联盟)。


而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业的总产出占比达到了近七成,继续扮演着一枝独秀的角色。


从体育产业总规模占比来看,2015年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0.8%,而在美国,体育产业总产值占GDP3-4%左右,可见中国体育产业增长空间巨大,体育产业的天花板还很遥远。


但是多年以来,中国体育都是一个较为封闭的“小圈子”,体制痕迹严重,这成为了职业体育和经济牵手的掣肘。没有合适成长的土壤,CBA也只能成为空有职业外壳而没有职业内涵的四不像。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国际教练教育委员会副主席钟秉枢认为,职业化体育竞赛国内市场潜力很大,像国外的NBA、五大足球职业联赛创造的影响力和收益非常惊人,值得我们学习。


这也是上到国家体育总局,下到普通球迷都殷切期盼姚明能够出任篮协主席的原因。因为中国篮协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这个人不仅懂篮球,而且还得懂经济、商业、市场化运作、投资、管理等。



姚明就是这么一个理想的人选。其本身就是中国篮球的标志,具有专业篮球背景,9年海外生涯更让姚明懂得了NBA不仅仅只是一个篮球联盟,它还是一家跨国商业集团。NBA全球化商业运作模式和战略思维,确实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30年间收入暴涨33倍


其实,在NBA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也曾经出现过危机。


70年代末,NBA形象糜烂涂地:吸毒、酗酒、嬉皮士球员,联盟也没有稳定的转播合同。


凯尔特人这样的伟大球队也是老板说换就换;常规赛MVP戴夫-考恩斯会因为跟球队闹矛盾开出租车;球员薪资低,1979年NBA球员中年薪最高的也才不到70万美元。乌烟瘴气的环境造成了NBA经济效益低下,23支球队中有16支严重亏损,NBA总价值不过4亿美元。


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称,NBA比赛没有电视直播,只能等到第二天录播。每场比赛,平均只有10021名观众到场,上座率仅为可怜的58%。相较前一个赛季,总观众人数下降了100万人次。


美国著名体育记者唐纳德·卡茨当时写道:“在这个国家所拥有的四大职业联赛中,我们很可能最先跟NBA说拜拜,因为已经没什么人对它感兴趣,从事这项目运动的都是一些名誉扫地的家伙,他们吸毒、斗殴,简直无恶不作。”


NBA主席大卫-斯特恩


这种局面一直到1984年41岁的大卫·斯特恩担任总裁后,NBA才逐渐走出困境,并在30年间成长为一家在体育和商业领域同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职业体育组织。


在大卫·斯特恩掌管联盟的30年间,NBA年收入增长至55亿美元(2014年数据),是30年前的33倍还多,电视收入更是相当于当时的40倍,球星层出不穷,媒体争相报道,NBA影响力辐射全球,共有215个国家和地区转播其比赛。现在的NBA正处在高速发展的良性循环中。


究其原因在于,大卫·斯特恩眼里的NBA并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体育联盟,另外一个身份是一个跨国的商业组织或者集团,他把NBA当做一个跨国企业来运作。


刚接手NBA时,年收入只有1.65亿美元,每支球队只能靠自己的钱运转球队,联盟给不了多少补助。每年来自电视转播商的收入只有2800万美元,海外市场扩张、品牌形象建设想都不敢想。


公牛队老板杰里·莱恩斯多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我进入NBA时,抛开球票收入,其他收入加起来还不到100万美元,是斯特恩让一个总决赛都只能靠录播的联盟成为了享誉全球的联盟。”


大卫·斯特恩首先想到的是消除NBA的负面形象,提升NBA的质量。他通过改变选秀政策、禁毒、造星政策,逐步提高了NBA的市场价值和品牌形象。


同时,大卫·斯特恩意识到电视直播对于NBA的重要性。电视直播不仅能够快速宣传推广NBA的影响力,同时还能带来价值不菲的商业利益。



1984年,大卫·斯特恩同TBS签订了一份2年2000万美元的电视转播合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价格水涨船高。4年后,大卫·斯特恩同TBS和TNT签下了同样2年的电视转播合同,但价格已经变成了5000万美元。


2014年,最新一份转播合同,9年已经高达240亿天价,年均26.6亿美元,是现有合同的近三倍,从2015-16赛季结束后生效。


同时,大卫·斯特恩不断开拓全球市场,在世界范围内极力扩大NBA的影响力。这里讲一个大卫·斯特恩初次开拓中国市场时发生的有趣故事。


 1989年,47岁的大卫·斯特恩亲自来到中国,目的是想同中国中央电视台(以下简称“央视”)洽谈转播NBA比赛。按照当时接待外宾的制度,经过逐级申报审批,大卫·斯特恩裹着大衣怀里揣着两盘NBA录像带,在瑟瑟寒风中苦等了一个小时。


最后,历经辗转终于见到了当时的央视领导。大卫·斯特恩又耐心地解释了NBA是什么,转播可以不收费等等……直到央视同意转播。 此后,NBA官方每周免费寄一盘比赛集锦到北京,还自掏腰包请央视转播小组现场直播明星赛和总决赛。


这种看似赔本的买卖,为NBA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打下了深厚的球迷基础。 大卫·斯特恩在亚洲、欧洲等地也积极通过先低价再提价的模式,推广NBA。 


时至今日,NBA虽然在收入上不及同为北美四大联赛的MLB和NFL,但是国际影响力却让其他联赛难以望其项背。


归根结底,大卫·斯特恩30年来一直在不遗余力地通过全球化、寻找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打造世界级球星、无限外延的产品等策略不断扩大NBA的影响力和品牌价值。


大卫·斯特恩几乎将NBA所有的规章条例、运作理念、经营手段、市场推广、国际化发展进行了颠覆似的创新,同时建立了 NBA有线电视、NBA网站、NBA城、NBA商店、NBA流动大巴等项目,这些推广方式已经几乎成为篮球联赛固定运作模式。


大卫·斯特恩30年间带给NBA最大的财富就是:同时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和提升社会生活品质双重目的。


自我救赎之路


大卫·斯特恩对NBA的再造手段以及商业化思想,值得我们学习。


虽然,中国篮球产业之路以及CBA不一定会完全按照美国人的发展轨迹走,但里面最重要的核心思想值得我们深思:如何同时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和提升社会生活品质双重目的。这也是未来CBA发展以及中国篮球产业急需的。


姚明在管理上海大鲨鱼篮球队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2016年,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成为了上海队新的冠名赞助商,一时间舆论哗然,让许多从来不看篮球的二次元文化爱好者第一次关注上海队。


姚明希望能够借此扩大上海男篮的球迷范围:“上B站(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的人大量都是年轻人,作为体育运动来说,我们非常希望接触到这样一个年轻阳光的群体,希望扩大我们的球迷圈子。”


10月14日,上海哔哩哔哩更名的新闻使“上海男篮”的百度指数达到高峰。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姚明真的成为篮协主席,会不会如同大卫·斯特恩再造NBA那样,凭借自己的经验、人脉以及全球化经营思维和智慧,帮助CBA在市场价值、品牌形象、全球关注度、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产业链延伸等方面实现历史性的转变。今年是CBA版权的合同年,能够卖出多高的天价一直备受关注。


曾豪掷80亿买下中超版权的体奥动力CEO赵军向互联网+体育记者透露:“考虑到CBA是中国最后一个稀缺的体育IP,所以想像空间无限,超过80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可否认,大卫·斯特恩在改革中遇到的问题,CBA在职业化过程中同样会遇到。有人批评大卫·斯特恩只顾卖转播权,使NBA充满了铜臭味。姚明也曾为了上海队的重建卖掉了球队的功勋老臣自己的前队友刘炜,而被人指责“没有人情味”。


但正因为这种毫无私心的推广,一项产业才能到达如今被各方盛赞的地步。否则,如果球员连施展才能的舞台都没有,又遑论经典的诞生!


NBA经历的阵痛,CBA也一定会经历,改革是无情的。中国篮球亟待一次彻底的自我救赎。


无论未来中国篮球的指挥者是或不是姚明,中国篮球职业化的车轮都要滚滚向前,中国篮球产业也要向前,与其在失败时谩骂,不如多一分理性;与其被改革的车轮无情碾压,不如改变自己展开双臂拥抱中国体育产业的明天。


— END —

声明:本文为互联网+体育公众号独家原创或编译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引用。文中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读者朋友分享至朋友圈。

相关文章


01.“CBA选秀”前景不明 中国篮球改革的滑铁卢还是里程碑?

02.姚明“中职篮”重蹈中超G7覆辙?争夺赛事lP应遵循最佳路径!

03.姚明亲赴篮协谈判 商务权成中职联与篮协的博弈点

原文链接:点此阅读

随机推荐